【科技.未來】生物塑膠與鋁罐 比「走塑」更環保?
2020年02月07日

正當「走塑」成為世界潮流,全球最大飲料公司可口可樂(Coca-Cola)在上月舉行的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卻以消費者仍然喜歡為由,表明不會停止使用即棄塑膠樽,引起環保團體抨擊。事實上,隨着歐盟、美加、中國等先後宣布禁用即棄塑膠,尋找替代材料似乎成為趨勢。近年,一些業者嘗試以鋁罐取代膠樽,餐飲業也開始採用生物塑膠,但以這些物料取代即棄塑膠,是否就可解決塑膠污染問題?

生物塑膠是出路?

除了鋁罐,餐飲業和品公司近年也開始採用生物塑膠(bioplastic)代替傳統塑膠。它們不需使用石油作原料,可以從多種可再生資源製成,例如粟米澱粉、甜菜糖、奇異果皮、蝦殼、木漿甚至芒果和海草。它們的功能大致與乙烯基塑膠(vinyl)或PET等常見飲品塑膠相同。聚乳酸(PLA)是最常見的生物塑膠,一般由植物澱粉發酵製成,已廣泛用於膠杯、食品包裝上的透明窗、飲管等。根據貿易組織歐洲生物塑膠(European Bioplastics)的資料,市場上對生物塑膠的需求正在上升,預計2023年全球工業輸出量可達每年262萬噸。

絕大多數可生物降解(biodegradable)和可堆肥(compostable)塑膠都普遍被視為生物塑膠,前者可被微生物分解和轉化成生質、水和二氧化碳,或者在缺氧情況下生成甲烷而非二氧化碳;後者不但能被微生物分解,還可與食物和有機廢料一同轉化為肥料。

然而,生物塑膠要與傳統塑膠競爭,最直接的限制是成本。例如可生物降解的PHB,因生產技術複雜,成本是其他塑膠100倍。加上受低油價的影響,生物塑膠的成本相對一般塑膠來說貴得多。「不論是哪一種可生物降解材質,都無法在成本上競爭。」德國普朗克研究院(Max Planck Institute)化學家Frederik Wurm說。鋁亦面對同樣問題,能源諮詢公司Wood Mackenzie高級研究員Uday Patel指,鋁罐的原材料比相同容量的PET膠樽成本高25%至30%。

更重要的問題是,生物塑膠是否真的對環境更好?意大利佛羅倫斯大學環境工程師Federica Ruggero提醒:「有時我們喜歡見到『綠色』這字眼,但我們應該對那種物料保持警覺。在生產鏈上有這些新物料可以替代塑膠是一個好的起點……但考慮這種物料造成的廢料也很重要。」當中一大關鍵在於現時對「生物塑膠」並無一致定義和標準。正如Wurm指出:「生物塑膠基本上是任何大家喜歡稱之為生物塑膠的東西。」如上所述,它既可以是可生物降解而從化石燃料製成,例如用於包裝和藥物的塑膠PCL;也可以是生物基(biobased)但不可降解的,例如可口可樂完全以植物製成的PET膠樽,由於最終成品在化學上與由石油製成的PET相同,所以同樣或需數以百年計才能完全分解。

此外,不明就裏的消費者或會被一般「可堆肥」塑膠的標籤誤導,然而,當中很多實指工業堆肥,只有少數可以家居堆肥。英國普利茅斯大學(University of Plymouth)海洋生物學家Imogen Napper曾為了測試不同膠袋在不同環境的轉變,把氧化式可生物降解(Oxo-degradable)、可生物降解、可堆肥,以及傳統膠袋,分別放置於露天、泥土和模擬海洋環境三年。她在去年發表了研究結果,發現可堆肥膠袋在三個月後於海水中完全消失,在泥土中兩年後仍然完好無缺,但一用來裝貨就「解體」。